小说迷爱推文 菜单

世子风流_夜悠(完结文)

《世子风流》讲述一个存于末世的精神空间能力者秦子臻因阴谋而致死重生到异世界平西王府的倒霉世子身上,原身是个悲催的存在,从幼时父王不理母妃不爱,即使到处胡作非为也没能得到一丝怜悯青睐。

《世子风流》cp攻受

攻:秦子臻/

《世子风流》剧透

十五加冠成婚,诞下的三子,不是早夭就是体弱,仅剩下一子,不幸中因兄长的逝世而得到的世子之位,让原身最终致死而得以让能力者秦子臻附身而活。。。原是父王一心要造反,母妃白莲花自顾自怜。消停日子没过几天,什么?世子要去当质子!秦子臻很淡定的表示压力不大。临走前,坑了一把金库。来到天子脚下,把纨绔子弟贯彻到底,继续坑爹之路,运筹帷幄一样不少。助媳妇脱离侯府深坑,带领众子弟修炼精神之力,开疆扩土占山为王 ,不,占山建城,建立新制度开创新时代。
☆、第001章

纷乱的记忆在脑海中不停重播,床上的人很不安,紧锁的眉头似乎正经歷着极大的痛苦。

这是一个少年短暂的一生,童年时期的无忧无虑,唯一只不解父王和母妃为何不喜欢自己,明明他已经那么努力,小小的孩童为了得到父母关注,日以继夜用功读书,他表现的那么好,比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要好,然而无论他怎样努力,仍然得不到父母一个赞赏的眼神。

多少个夜晚躲在被子里哭泣,小小的孩童逐渐长大,叛逆的少年惹是生非,整日和狐朋狗友一起胡作非为,只可惜无论他做了什么,哪怕是杀人放火,父母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父王只会为他善后,母妃只会沉侵在自己的思绪里顾影自怜。

少年开始破罐子破摔,冷了心,伤了情,今朝有酒今朝醉,直到———

少年十五加冠,而后成婚,儿子的出世令他喜出望外。

还来不及享受成为父亲的喜悦,小小的生命嘎然而止。

少年的伤心愤怒难以言表,随着长子的去世,次子的体弱,三子的早夭,少年的心,渐渐变得麻木,再也感受不到那种初为人父的喜悦。

他以为他的一生会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反正他的老子是王爷,位高权重的异性王,母亲是王妃,朝廷册封的福慧公主,他是平西王府唯一嫡子,就算他一辈子无所事事,旁人也只会巴结奉承,他可以随心所欲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十八岁生日那天,一道圣旨打破了湖面的平静,少年怎么也没想到,父王会请封他为世子,心中有一些窃喜,还有一些彷徨,他知道父王不喜欢他,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少年怎么也想不明白,父王为何会请封他为世子。

父王也是在意他的吗?少年心中无解,也不会妄想去寻找答案,少年的记忆在一次刺杀中陷入黑暗,只馀下刀光剑影和漫天血光。

秦子臻心里很清楚,这不是属于他的记忆,少年的随波逐流,内心的期盼软弱,在他看来不过是无能而已。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夺舍还是重生,能够唿吸新鲜空气,能够思考问题,无论怎么说他都赚了。

世界末日都能爆发,他以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总之情况不会比粉身碎骨更糟。

那是一场绝杀的爆炸,十死无生,也是他一手带大的亲侄子为他设下的杀局。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被撕成碎片,意料之外,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他没有死在末日爆发后的那段黑暗岁月,却死在了新纪元来临的争权夺利。

面对死亡,秦子臻心里并没有太多愤怒,背叛而已,末世每天都在经歷,他心里只微微有些遗憾和惋惜,他可怜的侄儿啊,失去了他的庇护,失去了他的资源,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不知他那侄儿能活到几时,又是否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其实,如果没有这场绝杀,等他将来老了,他所有的东西只会留给侄儿继承,为什么他要那么着急呢,恐怕他那侄儿终其一生,直到临死也不会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

作为精神和空间双系异能者,他们向来都喜欢把资源随身携带,只要一想起那些人竹篮打水一场空,秦子臻的心情就特别愉悦,宁死他也不会把自己的东西便宜别人。

收回纷乱的思绪,秦子臻并不急着先醒来,他向来都是一个向前看的人,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目前当务之急,首先他要做的,是把脑海里那些无用的感情剔除,他可不想让那些情绪影响自己。

至于醒来以后将要面对的情况,只要不死,他觉得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体内异能的波动很微弱,花了三天时间,秦子臻才彻底佔据这具身体,剔除了不属于自己的所有感情,又花了十天时间梳理体内杂乱的能量,那一场爆炸对他的伤害很大,脑海里的晶核完全破碎,异能几近与无,要想完全恢復,恐怕要到猴年马月了。

不过无论如何,能活着总是好的,塞翁失马,又焉知非福?

昏迷的这些日子,他能感觉到周围人的活动,下人帮他拭擦身体,餵他吃药,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些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却又很有用的闲话。

例如王爷今日赞扬二公子了。

又例如,世子侧妃杨氏,似乎对大公子特别好,也不知她肚子里的那个种,究竟是谁的。

更例如,孙少爷多么多么可怜,亲娘去得早,养娘又多么多么狠心,明明孙少爷已经体弱多病了,梅姨娘为了争宠,还故意不给孙少爷盖被子,造孽哟!

唉!世子也是个可怜的,爹不疼,娘不爱。这才刚刚封了世子,立马就遭遇刺杀,要说这其中没猫腻谁信。

「你们快别胡说了,待到世子爷醒来,仔细你们的皮。」大丫鬟红鸾双手叉腰,眉眼一瞪,怒斥着几个说闲话的下人。

「好姐姐,小的知错了,咱们这不是说着玩吗?哪敢让世子爷知道。」

「呸!」红鸾啐了他一口,骂道:「这些话是你们能说的吗?梅姨娘在怎么说也是主子,背后有王妃撑腰,你们不要命了。」

「这不是心疼孙少爷吗,摊上这么一个养母,真是可怜。」

「可怜又有什么办法,纵然世子知道也是陡增伤感,咱们王府谁不知道世子对王妃孝顺,只要王妃一哭一闹一求情,天大的事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倒楣的反而是咱们这些下人,梅姨娘的事情若是闹了出来,孙少爷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

「唉!」长春叹息了一声:「世子再怎么不成器,对王妃却是千依百顺,王妃她……」

「快别说她了,世子昏迷了十几天,也没见她过来看一眼,若是没有世子爷撑着,她哪还坐得稳王妃的位置。」青霜不服气地说道,娇俏的脸蛋拉得老长。

红鸾瞪她一眼:「行了,行了,都别说了,咱们只要做好下人的本份就行了,主子的事情哪能轮得到我们质疑。」

「红鸾姐姐说的是。」长春陪着笑岔开话题,开始说起了东家长西家短。

秦子臻静静地听着,觉得这一段对话的信息量很大,孙少爷应当就是前几日偷偷跑到床边唤父亲的孩子吧,只可惜被人发现以后抱了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冷硬的心似乎变得有些柔软,哪怕不是自己的孩子,听着孩童软软的声音,一种血脉相连的情感油然而生,这可比他那白眼狼侄子亲切多了。不过也仅此而已。末日里的背叛太多,儿子杀老子,老子吃儿子的比比皆是,血缘关系又如何,顶多比旁人多了一层维繫,其实什么也算不上。

就好比他的父王平西王,如果真的心疼儿子,也不会对他不闻不问,故意将他纵容成一个纨裤子弟,秦子臻向来只信奉一句话,天上掉馅饼,绝对是陷阱,虽不知平西王为何会请封他为世子,但他觉得肯定有阴谋,他这个平西王世子不会好当。

亲情还当真是薄弱的可怜,秦子臻在心里决定,儿子如果听话,他就抱来养养,当个小宠物养在身边也不错,不听话,那就任由他自生自灭,白眼狼养一次就够了,别指望他会有什么多馀的感情。

缓缓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香床纱帐,古香古色的房间富贵雅致,抛开身体的疼痛,秦子臻心情很不错,看着屋内华贵的摆设,还有几个穿着古装的漂亮丫鬟,秦子臻高高悬挂的心真正落到了实处,这一次他万分确定,自己确实是穿越了,不是做梦,也不是臆想,更不是精神异能造成的幻觉,他确实穿越在那个倒楣世子的身上。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能够活着,感觉真好,倒楣世子的情况再坏,总比末日里丧尸横行好,秦子臻以为自己这次赚大了。

「世子爷,您醒了。」红鸾的声音又惊又喜,急忙奔到床前,轻轻扶起他的身子。

秦子臻微微皱眉,换做前世他绝对不会让人如此靠近自己,然而在他昏迷的半个月里,已经习惯了下人的照料,十几天没吃什么东西,身体有气无力,忍了又忍他才没把红鸾甩出去。

「奴婢去叫太医。」篮彩飞快地窜出屋子,急忙奔往前院。

「奴婢这就去禀告王爷、王妃。」

下人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一个个脸上绽开了笑容,需知主子的安康,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只有主子好了,他们才能好。

「世子爷。」青霜惊喜的唤道:「奴婢让人煮了些粥备着,现在还热着呢,世子爷是否要用些。」

秦子臻点了点头,示意红鸾拿个软枕埝在身下,思绪回笼他才发现,大脑的疼痛比之身体更甚,就好像头颅快要爆裂了一般,脑子和脑壳分离,头痛欲裂。他清楚这是身体不协调的后遗症,世子身骄肉贵,作为他灵魂的载体,世子的身体太过薄弱,想要消除这种状况,除了加犟锻炼之外别无他法。

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秦子臻无奈地勾了勾唇角,只庆幸自己的忍耐能力超级犟悍,换做一般的人,只怕疼也要疼死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令他更加郁闷的,确是与空间断了联繫,空间异能的波动虽然还在,却不足以让他打开空间,否则凭借空间里的药剂,就算不能让这具身体恢復到全盛时期,至少也能让他有自保的能力。

摊开白皙的手掌,修长的手指白净,纤细,一看便知这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无一丝茧子,秦子臻给自己的手打了个满分,很漂亮,只可惜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力量的感觉,简直糟糕透了。